一个国家或统一社会形态,首先要有统一的信仰。神人兽面纹遍布良渚文化分布区,贯穿良渚文化始终,形态固定,是良渚玉器图案的母题,也是良渚先民共同遵奉的神祇, 标志着良渚社会有着高度一致的精神信仰。

良渚文化神人兽面纹玉冠状器(良渚博物院藏)

《左传》云“国之大事,在祀与戎”之说,即国家大事主要是祭祀和战争,这种理念在良渚文明中早有体现。良渚社会政教结合,巫王一体,最高统治者拥有神权、军权和王权,是统天统地的神灵,是征战四方的英雄,是治国安民的王者。琮、壁、钺是良渚玉器中最典型的器物,象征权利、身份和地位,拥有者不再是一般意义上的氏族酋长,部落首领而是贵族或国王。

良渚文化神人兽面纹玉琮(中国国家博物馆藏)

现代考古学认为早期城市是人类社会进入文明时代的标志,作为人类文明起源的几个重要区域,两河流域、尼罗河流域、印度河流域、黄河流域和长江流域先后出现了一系列早期城市,他们是区域内的人口中心、文化中心和经济中心,也是政治中心、宗教中心和军事中心,是人类社会进入文明时代的标准。

良渚古城遗址位于良渚莫角山,有王宫、王城、都城、外围 城防、大型祭坛、大型水利工程等一批规模宏大的公共工程组成。规划合理、营造考究、结构完备、工程浩大,是良渚文化的权利和信仰中心。

从发掘的墓葬看,良渚形成了以普通居民为代表的平民低级阶层、手工业管理者和兼职战士为代表的工匠和武士中级阶层、掌握部分军权的贵族高级阶层和既掌握神权又控制军权的王和王族统治阶层

英国皇家科学院院士科林·伦福儒1认为良渚已进入国家阶段,是东亚最早的国家社会

现有证据表明,5300-4000年前良渚文明时期在环太湖地区曾经存在一个以稻作农业为经济支撑的、出现明显社会分化、城乡分野、具有统一信仰的区域性早期国家、良渚文明属于中华文明多元一体的一部分

2019年7月6日下午,在阿塞拜疆首都巴库举行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第43界世界遗产委员会会议上,良渚古城遗址成功列入《世界遗产名录》,良渚作为中华五千年文明实证得到世界认可。

未来,良渚文化的消失也许会成为史学界关注的一个焦点,现在一个说法是大禹在治水大会上杀的防风氏即为良渚头领,良渚族人也被大禹诛杀,但关于大禹的历史遗址尚无明确可考之地,此种说法尚需更多证据。

2018年后的良渚博物馆序厅
2018年前的良渚博物馆序厅

参考文献

[1]    剑桥考古学教授伦福儒:从古希腊雕塑与良渚玉琮看史前社会

Published:March 31, 2019

Updated:July 06, 2019